当前位置:
首页
> 税收宣传 > 税收文化 > 文化活动 > 文学社
背影中的风景
发布日期:2015-04-21浏览次数:字号:[ ]

背影中的风景

施永庆

  “先给大家讲个故事。”这是我上初中历史课时,最喜欢听的一句话,每闻此语,萎靡便去,精神大振。随着历史老师娓娓地声调,一个个或忠直或奸诈或有趣的人物从历史中走了出来,使我对历史产生的莫大的兴趣。我慢慢明白,真正的历史绝对不是干巴枯燥的,他甚至比我们现在的生活更加有趣。

  而我正在翻阅的《淡淡的背影》(后简称《背影》)一书又给了我历史课上听老师讲故事的感觉。作者张期鹏谦虚地说,这是一本读史札记,他在发黄的纸页和历史的碎片中努力的观察,看到一些淡淡的背影。而细细品读,就会发现,这背影中竟然勾勒出别样的风景,透出锋锐的力量,有时你甚至怀疑,这背影的勾描远比真实的历史更为清晰。

  初读他的文字,感觉似乎极浅,很是简单,文如作者其人,一个北方的汉子,直爽、实在。可你要是不细细品味,是不会品出他的佳处来的。就像济南南部的山,不高,却绵延起伏,葱葱郁郁自有佳处,成为济南人闲暇时的好去处。读着他的文字时,你能够在历史的铺陈中深入到作者的内心,感觉他晓畅文字之中的韵致与温暖。

  地球上,最高的山峰是珠穆朗玛,最深的海沟是马里亚纳。但人心远比山高,比海深。真正能打动人心的,是情感。人的喜怒哀乐是古往今来最生动最活泼最为人关注的元素。作者通脱的言语描绘的是他们人性中最有意思的一面,他们的言行往往回响着现代人心灵的跃动。比如布衣孔子的率直、齐宣王的虚伪,武则天的多面,太史慈的忠勇,周保、贾昌因打马毬和斗鸡合“圣意”而升迁,都让人为之沉思或动容。孔子为了建设梦想中的东周王朝,竟想去参加季桓子家臣的叛军,道出了圣人与常人相同的功业心; “鞭打芦花”被后母虐待的真相大白后,闵子骞“母在一子寒,母去四子寒”的孝义观千载读之仍令人感动;苏轼为弟弟苏辙而游历济南,“患难之中,友爱弥笃”的兄弟间的亲情依旧给人羡慕和温暖…人生路口的进退抉择,亲情友情爱情的微妙波动,功业名利的追逐取舍,心灵情感的寂寞欢乐,都在作者的笔下凸显。也许,某一时刻,你发现自己竟与历史上的某一人物处在平行的时空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一块骂一声:切!

  或许是因为长期在莱芜和济南生活的原因,作者关注更多的是两个地域的人物故事,在莱芜的范丹、韩韶、赵执信、济南的佛伦、秦琼、员俶、崔融、房玄龄,乃至整个山东的文人墨客、英雄好汉们。充盈其中的,是作为山东人的自信与自豪,“与有荣焉”矣!在讲他们的故事时,他以一种活泼的笔法消除了历史的距离感。有时,我甚至觉得这是在看小说,比小说多的是穿插在故事中的议论与点评,有强烈的渗透力。比如房玄龄怕老婆,他人作为笑谈,而作者却点出男人后面的女人对男人名成功就的维护与支持。至于《闲话“阎罗”》中,作者霸道地让曹操继续唱奸雄的花脸,到底是写莱芜人“直谅不阿”的性格,还是写老百姓对人间正义的渴望,那就要看你是怎么去理解了。

  记得《当代小说》的主编刘照如先生说,要建立起一个人的文学史,说的是从读书中学习写作,学习人生。在我来看,这叫书读有缘。无他,现在的书实在是太多了。而我生性疏懒,拿起书来翻翻,若不合口味便弃之。好在现在出版物众多,虽然对众多名著不喜,总能找到自己喜欢的那一口,比如这本《背影》。什么原因呢?开始我也说不上来。后来看到宋朝包恢《答曾子华论诗》中说:“状理则理趣浑然,状事则事情昭然,状物则物态宛然”,说的是宋诗中说理、叙事、状物的高超感染力,从而具有“理趣”的美学特征。仔细一想,用来评论期鹏兄的这本书,正好。

  写这篇文字的时候,窗外是一片已经打好地基的建筑工地,规划图是座宏伟的商住两用楼。稍远处是济南西部新城已经成长的各种高层建筑。想来期鹏兄以历史的碎片为砖,构筑的是具有自己风格的大厦,那将是一片怎样的风景呢?

  我为之向往。

  (《淡淡的背影》,张期鹏著,上海锦绣文章2012年版)

  2014519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