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税收宣传 > 税收文化 > 文化活动 > 文学社
文化如一棵树 莒县地税局徐德军
发布日期:2016-01-04浏览次数:字号:[ ]

文化如一棵树

徐德军

  在莒县大地上行走,脚掌不敢轻易落下,担心一脚下去,无意中惊扰了安睡的先民。那栖息着凤鸟的陶片,那刻有图形文字的尖底陶尊,上面栖居着不朽的传承 ……

  不知何时,浮来山上的那粒银杏种子悄悄落地生根、开枝散叶,在漫长的岁月里,它气定神闲地矗立在山间,与风霜雪雨为伍,与霹雳虹霓为伴,将这一方土地渲染得深邃而又宁静。悠悠几千年,它阅尽了枯荣,见证着变迁,与暮鼓晨钟为邻,与花香鸟语为友,默默地注视着这片滋养它的土地。岁月赐银杏树一袭华服,时光将它雕琢得大气雍容,4000多年的树龄, 26.3米的高度,15.7米的胸围,让它以“天下银杏第一树”之名被列入“世界之最”和《世界吉尼斯大全》。

  春秋时期,莒鲁两国经常发生摩擦,在纪子的调停下,鲁隐公不惧长途跋涉,于浮来山银杏树下与莒子会盟,此后,莒与周边国家关系进入稳定时期,莒国也发展成为当时的繁荣之地,成就了“莒虽小国,东夷之雄者也”(《春秋大事表》)的盛况。鲁莒会盟的热烈早已烟消云散,只留下默默不语的银杏树为历史见证。

  鲍叔牙在齐桓公的宴会上“勿忘在莒”的祝酒辞打破了欢快的氛围,把所有的宴饮者带回了那段岁月——齐桓公为公子时,为避齐襄公之乱,逃居莒地,受尽了磨难,后在莒人的帮助下夺回国君之位,励精图治终成一代霸主。逸豫亡身,忧劳兴国,唯有“勿忘在莒”,不忘本,不忘记曾经的艰苦岁月,方能幸於不殆。

  在随后的岁月中,一个文人又来到银杏树下。在定林寺,刘勰青灯佛影大树为伴,晨钟暮鼓笔耕不辍,借助莒地厚重的文化底蕴,潜心学习和研究,终成文学理论巨著《文心雕龙》。一部《文心雕龙》奠定了刘勰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也为莒文化再添浓墨重彩的一笔。

  文化如一棵树,根愈深,干愈壮,枝愈繁,叶愈茂。古老而年轻的莒地,在数千年的岁月中,孕育了灿烂的文化。早在七千多年前,莒地先民就创造了中国最早的古文字雏形,大口尊上的“日月山” 陶文图案被认为是中国最早的文字,是现代汉字的祖形,把华夏文明史上推了千年;莒县陵阳河出土的陶质牛角号,是同类物品中国考古史上的最早发现,它以无可雄辩的事实表明,莒之先民早在五千年前就已向着有组织、有纪律的社会迈进,古老的号角吹响了向文明进军的旋律。

  文化如一棵树,人们看到的往往只是地表上的部分,擎天拄地的树干、遮云蔽日的树冠,都被深扎地下的庞大根系擎着。擎着今日莒县这棵“树”的,是由莒文化、齐鲁文化和红色文化等多种精神因子复合而成的文化根系。落成不久的“本色老党员纪念馆”,向人们展示着现代莒县的红色基调,它和莒州博物馆相映生辉,一古一今,如两块文化瑰宝,掩不住的内蕴光华,滋养着莒县大地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本栏目由莒县地税局协助供稿)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