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税收宣传 > 税收文化 > 最美税务人
心花在无声处绽放——记乳山市地税局稽查局副局长段新华
发布日期:2016-10-12浏览次数:字号:[ ]

心花在无声处绽放

——记乳山市地税局稽查局副局长段新华

  现年47岁的段新华,一向默默无语。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是个内秀之人。有人将她比作满腹春色、无邪无瑕的一束小花,不管外部的寒暑变化,总是按照自己心中的季节悄然开放,何时作蕾、何时凋零,稀少有人知晓。在她的履历中有这样的记载:199211月大专毕业,被分配到乳山笙歌集团公司从事会计工作;19967月考入乳山市地方税务局,分配到白沙滩税务所从事税收会计工作,后被选为乳山地税系统四名代账会计之一;19994月调入乳山市局计财科,从事经费会计及税收票证管理;200612月任计财科副科长;20102月,调任乳山地税稽查局任副局长。

  与世无争的段新华似乎不曾为自己的人生绘制宏伟蓝图,然而,她并非没有理想,更非“断线的风筝”。素日里,有些同事与她探讨人生理想,她总是笑着说:我这人确实没有远大理想,但是——

  职业的需要就是我的追求

  段新华调入市局计财科工作以后,感到自己原有的知识不足。窘迫的现实诱发了她继续学习的欲望。四年中,她利用业余时间,刻苦学习,于2003年考取了全国统一的会计师任职资格。此后,相继于2005年、2007年、2009年分别考取威海市级计财能手及省级计财能手。在县级地税部门,有了这样的资质也算得上是“学富五车”了,然而,当2010年调入稽查局工作后,段新华又深受对稽查业务不熟悉的困扰。为了快速进入角色,她自我加压,又踏上了注册税务师的“苦行僧”修行之旅,于2013年考取了注册税务师执业资格。自身量级的增加,为她前进的道路扫平了障碍——20159月,在省、市局组织的业务比武及能手选拔考试中取得较好成绩,入选省级稽查人才库,获得“岗位技能标兵”及“市级业务能手称号”;2011年获得省级专项检查先进个人称号;多次获得嘉奖奖励,其中记三等功两次。

  资质,是人的商标。段新华并没有拿着自己的“著名商标”和光环在同僚中招摇显摆,反而更加感觉自身知识的不足,感到稽查经验的欠缺。工作中,她铺下身子,边学边干,虚心向老同志学习,向身边的人学习,还利用每次外出考察学习的机会 ,向兄弟单位同事交流学习,就自己的查账方法和极易忽略的问题与大家共同探讨分享。根据稽查工作特点,她利用年初、年末检查任务少的时间,继续在网上听取注税每年的更新课件,不断地更新知识,与时俱进。段新华在业务上的锲而不舍着实影响了一批人。在她的带动下,稽查局的年轻同志也都加入了与业务相关的各种自学考试中,形成了浓厚的学习氛围。

  过去,有人讽刺那些儒生:能够知道盘古的履历,却写不出一部书来。段新华却非此类。“学以致用”一词安在他身上,算是量体裁衣。她不仅将深奥的知识活学活用,而且工作起来特别较真。在乳山地税系统,提及段新华的较真,人们总会说:这人——

  眼镜框上镶着显微镜

  段新华当年考入地税时,就戴着一副眼镜。从这幅眼镜中会透出犀利的目光——一种可以明察秋毫的目光。

  在她从事经费会计凭证审核时,多次因报销单据和记账科目不规范等问题与同事产生争议。在她的手中,不合法、不合规、手续不齐全的报销单据难以入账,会计科目登记不规范的也必须予以更正。好心的同事劝她:我们是行政事业单位,不需要缴纳企业所得税,有必要这么较真吗?而她却说:虽然我们不是纳税单位,但对方可能就是纳税人,如果我们把关不严,他们未按规定开具发票就可能偷逃税款,作为执法部门,我们更应以身作则,严格要求。会计科目登记不规范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但它也反映出我们的核算水平,无规矩不成方圆,我们必须严格按规定进行账务处理。

  到稽查局任职后,她直接与纳税人打交道。这个岗位,不仅要有过硬的查账本领,还要胆大心细,善于处理各种矛盾。2013年,她接到一起举报案件,举报某村办企业拥有并出租多处厂房而未申报纳税问题。经侧面了解,被举报单位负责人涉及黑道,工作阻力可能很大。本来,这桩事可以安排其他同事去办,但是考虑工作的难度和风险,段新华硬是毛遂自荐,要求亲自出马。她说:男同志去难免会发生冲突,我是女性,可能会好沟通一些。领导同意后,段新华制订了详细的检查预案,并与两位同事一起到该企业厂区进行调查走访。经查,举报情况基本属实,该企业停业多年,已注销了税务登记,但几处厂房全部出租用于其它经营。她让承租人提供了租金收据、收到条等。收集了相关证据后,她与该企业负责人宋某电话联系,说明检查原由,并约定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段新华与另一男同事带着检查通知书及检查证件如约来到了宋某的办公室。怎料,这办公室门口站了两个剃着光头的彪形大汉。段新华刚说明来意,宋某突然脸色一沉,大喝一声:你们是什么税务人员,我看是假的,跟我去公安局走一趟吧!对方猝不及防来了这一招,段新华内心也不由得有些紧张,可转念一想,自己是堂堂正正的执法人员,有什么好怕的?段新华坦然地将《税务检查通知书》及检查证件递了过去。宋某见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税官面无俱色,接过证件仔细地看了一遍,并把证件姓名、号码抄下来,说是要去好好查一下真伪。宋某本想来个下马威,没想到此招不灵。段新华动之于情,晓之以理,宋某只好无耐地接受了询问、调查。段新华解释了厂房出租的涉税情况,而宋某辩解说:厂房是暂时借给朋友的,没收租金,不应缴税。段新华当即出示了承租人提供的租金收据。宋某见是有备而来,侥幸的心理防线随之崩溃。经过曲折的交涉,宋某最终接受了涉税处理,补缴了各项税款、滞纳金及罚款。

  显微镜的最大作用,就是在不易发现中寻找一种存在。段新华认真对待领导交办的每一项检查任务,无论企业业务量大小、会计核算是否规范,她都会仔细查找涉税疑点,寻藤摸瓜,找准突破口。2015年,段新华带队检查了当地的一家供电企业。这家企业属于国家电网企业,其业务量很大,两年的凭证和账本堆了半间屋子。段新华看了他们的会计核算后,见他们使用国网统一订制的核算软件非常规范,供电企业的特殊行业减免税也都有批文备查,却无破绽。财务人员解释说,他们是执行全国统一核算的,审核、审批等手续严格规范,兄弟省市的涉税检查也都没查出问题。而善于鸡蛋里挑骨头的段新华并没被企业的一方之辞所干扰,还是认认真真地进行了各项检查。实地调查时,她突然发现,该企业资产账上的变电站与实际情况不符。从现象上看,符合土地税 “变电站只是供电设备用地” 的免税规定,但是他们的变电站却多是与下属供电所共用的土地,生产办公用土地不能免税。经与财务人员沟通后,要求其提供办公场所的实际占地面积。该企业见“包火之纸”被戳开后,只好配合检查。最终接受了补税等涉税处理。该企业的财务负责人发自内心地说:我们不是故意偷漏税款,一直以为这都是变电站免税用地,原来还有这么多规定,你们检查的可真细啊!

  今年一季度,按照国家税务总局的要求,各地联合检查重点税源企业。段新华受命负责检查这家重点企业在乳山投资成立的四个子公司,检查年度是2012-2014年。经了解,该企业的四家子公司均为20148月成立的,一家企业是从事某技术材料加工制作行业,其他三家企业是从事房地产开发行业,因土地购置问题与乳山政府产生了分歧,交纳了部分土地出让金后业务暂时停滞,土地证件尚未办好,各企业均没有实际生产经营业务。据企业总部的财务人员解释,集团公司准备要对该项目撤资清算。如此,符合检查条件的2014年只有5个月时间,而这些企业没有进入正常经营,并且在检查前,企业都自查补缴了个人所得税、印花税等税款。依常规判断,该四家企业应当没有涉税问题,检查人员打道回府亦在情理之中。而恰在此时,段新华已将敏锐的触角扎向深处。她还是按正常检查流程向该企业下达了检查通知,要求其提供会计账簿、凭证等资料。企业财务人员有些不耐烦,以账簿资料全部在深圳总部为由,拒绝提供。面对难题,段新华调转角度,侧面获悉,这些企业是电子记账,经请示领导批准后,她把数据采集工具交与企业财务人员,要求他们自行采集数据,检查组运用查账软件开展检查。通过检查发现,这几家企业的大额资金皆由总公司投资注入,由此形成的实收资本印花税也已申报缴纳,账务处理简单,没发现其他涉税问题,2014年也没有土地购置情况。为谨慎其见,以段新华为首的检查组又要求企业提供购置合同、协议等。提供的资料显示,有三家企业与政府签订了8份土地购置合同,总金额为3.14亿元,签订日期为201411月份、12月份。一个潜在问题赫然入目——少申报缴纳土地转让合同印花税!段新华向企业总部的财务人员提出质疑。对此,企业总部做出这样的解释:在土地购置过程中,因耕地占用税、契税等问题与当地政府发生争议,项目一直搁浅,现在总部想要撤资清算,土地款没有结清,合同就没有完全生效,不用缴纳印花税。在法律的交叉点上,段新华头脑十分清楚,她解释道:合同印花税的纳税义务发生时间是合同签订之日,而不是生效之日,所以你们无论是否撤资,均应补缴印花税。企业总部知道遇到了硬手,提前设置的障碍皆被攻破,只好依规补缴了15万多元的印花税和滞纳金。

  段新华衣着朴素,没有多数女子的娇艳粉饰,这是她的本质。而有些企业界的法人却对她有着意外地发现,说段局这人虽不加装饰,但她——

  手上涂有防锈剂

  在世人看来,权力者手中都有一个杠杆,这个杠杆可以撬开敛财之门。段新华手中也有这样一个杠杆,但是她没有用作撬门,而是用于平衡法体上的征纳关系。

  2013年,段新华受理了一个举报案件,被举报企业是当地经营多年的老企业。企业刚接到检查通知,老板立即托熟人找与段新华沟通,安排在酒店吃饭,却被段新华拒绝了。第二天,老板又亲自登门拜访,趁段新华不注意时,偷着在她抽屉里塞了个红包。段新华发现后,马上开车追上,物归原主,并耐心地向那个老板解释了地税的工作纪律,她说,你这样做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能是害人害己!段新华的执着与清廉,让老板无隙可乘,只好接受处罚,补缴税款、罚金。

  在段新华进入稽查局工作的六年多时间里,拒收贿赂、拒绝吃请不下百次,而她本家的外地亲戚和外地同学来访,她都是自费到小饭店聚餐。曾有朋友提醒她,你这个人太不会“用权”,如今这世道,搞一点变通是人之常情,而你却是一根筋,就知道补税、处罚。给企业留点机会就是给自己留条路,你也查了这么多年的账了,你可以回头想一想,有哪些企业还记得你?对朋友的好心相劝,段新华淡然一笑,说我没啥权力,有的只是岗位职责,我必须凭良心做事,应该做的,我必须全力以赴做好,不该做的我坚决不做!没有企业的宴请,没有灰色收入,可以让我睡得安稳,过得踏实!

  在段新华的心中,自己仅仅是茫茫税海里的一朵浪花,甚至是构成浪花的一滴水珠。在本次推荐“最美税务人”人选时,她极力推脱着,说我没有感人的事迹,与那些先模相比,我微不足道。这,就是她的人生哲学——甘心作一朵小花,隐藏在茅草丛中自然开放,送给人们的,只是淡淡的芳香。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