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最后一道晚霞 枣庄市地税局台儿庄分局张艳国
发布日期:2017-12-06 浏览次数: 字号:[ ]

天边最后一道晚霞

枣庄市地税局台儿庄分局张艳国

  十号过后,我就和同志们一起到街面上催缴税款,虽然有一个副所长的头衔,但心里十分清楚那不过是一顶紧箍咒。由于地处偏远山区,加上宣传力度还不够,许多小商小贩不愿纳税。我们走街串巷挨家挨户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尽最大努力让这些不愿纳税的纳税人缴上税款。工作有些被动,进展十分缓慢。

  忙了一上午,口干舌燥,税款却没收上来几个。午饭后大家聚在一起就收个体难七嘴八舌,小李说:嗨!依我说,不缴税就扣他的东西!小王说:扣押纳税户商品要经过好几道手续,还要局长签字!十块八块的!”“真麻烦!小赵说,不缴咱就走人,跟他罗嗦那么多干啥?收多收少又到不咱手里一分!我一听小赵又犯了乱说话的毛病,收税就是咱的工作!--纠正,咱得对得起月月领这千把块钱工资!--强调,“‘宁落一村、不落一家’”--比喻,一个难缠的不缴咱放过不问了,十个八个不缴咱都不问,税还收吧?咱工作还干吧?--反问,收个体难!大家都很辛苦!--安慰,但是工作总得有人干吧!--转折。说了半天,自觉够生动,但是没个人吱声,看来大家不领情,只好--总结:税还得收!街还得上!难缠的个体户还得缠,实在不行咱还有税收保全强制执行这些保留节目嘛!

  下午继续上午同样的工作,进展依旧缓慢。到了五点多钟,突然刮起大风。

  要下雨了,头,咱们回去吧!

  再收几家吧!

  前面是孙寡妇的缝纫铺,她好骂人,不好对付!

  咱都让人骂习惯了,走!

  风越刮越大,我们顶着风,往孙寡妇的店走去。

  孙老板,把上个月的税缴上吧!

  没钱!

  缴上吧,十块钱又不多!

  没钱!

  当我们试图进一步做工作时,孙寡妇说:走!走!走!出去!出去!刮风了,我要关门了!

  小赵急了,叫谁走?不缴税你还厉害什么?

  孙寡妇一听这话仿佛找到了点燃导火线的火柴,左手往腰里一叉:厉害!老娘我就是厉害!说着右手食指指将过来仿佛要点上小赵的哑穴,小赵拔开她的手,没想到孙寡妇一股劲没来及收回,被四两之力一拔差点摔倒。这下行了,孙寡妇此时已经是被导火线引爆的炸药,你敢打老娘!

  我试图阻止她不要骂人,孙寡妇正骂得痛快,喷了我一脸唾沫星子然后把我推到一边。小赵被她骂急了,还了一句我不骂你!你都是骂你自己的!孙寡妇一听自己泼出的脏水又被挡回到自己身上,顿时恼羞成怒,上去就要扑打小赵,被大家拉开。外面风越刮越大,突然喀嚓一声,缝纫铺伸向街面的蓬布招牌被大风把支撑的铁管硬生生从底座上拉断,另一根铁管摇摇欲起。十几平方的蓬布招牌马上就有被风掀起来撕坏的可能,我一看赶紧上去拽住,弟兄们,都出来!大家匆匆忙做一团,有人帮我拽着铁管,有人找铁丝,有人找钳子……

  雨下了,象一大盆凉水直接从天上倾倒下来。豆大的雨点被风夹着打在身上有点凉,打在脸上有点疼。谁也顾不着这么多,大家七手八脚把被风拔起的铁管底座固定好,又加固了另一个底座,等我们确保蓬布招牌不会毁于这场风雨之后,每个人都象穿着衣服游了一回泳。

  孙寡妇早已停止了叫骂,招呼我们进屋时脸上表情明显的不自然,又倒水又递烟忙了半天。我的手不知什么时候被铁丝刮破了,大兄弟,你看,这,这,我,唉!灵牙利齿的孙寡妇开始语无伦次,没事没事,破破皮肯长!我试图冲淡有些沉重的气氛。你们这些小兄弟都不孬,俺也不是不想缴税,这几天……俺心情不好!说着说着,孙寡妇突然放声痛哭起来:俺命苦啊,俺一个人带孩子不易啊!我们几个毛头小子面面相觑,搜肠刮肚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词语来安慰她。

  雨停了,风静了,太阳落山之前还出来露了露脸,算是跟我们道个别。天边几块浮云被夕阳在后面烘着、照着,形成很容易让人陶醉的美丽晚霞。

  回去的路上,虽然身上的衣服还有点沉,但是大家的脚步异常轻松。

  孙寡妇刚才要比别人多缴五块钱呢!

  她还说以后谁不缴税她就帮咱骂谁呢!

  我看她人其实不错!

  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去!还拿人开玩笑!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走着,笑着。

  头,明天还有雨吗?

  我回过头去,看天边还有最后一道晚霞,红得象火,分外动人。

  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啊!

  噢!明天咱再接着收!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山东省地方税务局主办 山东省地方税务局办公室承办 信息中心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201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山东省地方税务局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济大路5号邮政编码:250002 鲁ICP备05024563号-1
建议使用IE7.0以上浏览器分辨率采用1024*768 网页编码采用自动选择进行浏览

.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