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不坠白雪楼 济南市地税局槐荫分局施永庆
发布日期:2017-12-06 浏览次数: 字号:[ ]

斯文不坠白雪楼

济南市地税局槐荫分局施永庆

  “泺源风景冠齐州,更筑诗豪白雪楼”。明人边习诗中所说白雪楼,为著名诗人李攀龙旧居。现其纪念馆位于“冠齐州”的趵突泉东南。我去的时候,正值深秋,一栋两层仿古小楼,红柱花窗,古朴典雅,掩映在假山绿树之中。周围无忧泉淙淙有声,湛露泉、酒泉、石湾泉静静流淌,黄菊临水而照。刹那间就觉得人与泉交相辉映,诗香共花香袭人而来。

  李攀龙(1514-1570),字于鳞,号沧溟居士,历城人。他和王世贞共同发起了文学复古运动,被称为“后七子”。本人则是“济南诗派”代表人物。这座白雪楼的诞生,还要从他的一件轶事说起。

  明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李攀龙在陕西按察司提学副使任上,因其上司殷学督挟势倨傲,“以檄致于鳞”,让他帮忙写私人文章。“檄”是古代官府用以征召、晓谕、声讨的文书,对受檄者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攀龙受够了官场窝囊气,想起了1200年前,陶潜因为耻于向督邮弯腰而挂印回家,于是效仿先贤回乡。第二年,他在历城县王舍人庄东北鲍山,取“阳春白雪,曲高和寡”之意建楼,并描绘说:“大清河抱孤城转,长白山邀返照回。无那嵇生成懒慢,可识陶令复归来。”在大清河与长白山的怀抱里,他希望与如嵇康、陶潜般高贞亮节的的人物为伴,方不负“鲍山白雪”的佳境。

  他做到了。楼门上楹联曰:“人拟古今双学士,天开图画两瀛洲。”后人赞誉他与边贡一道,像嵇康、陶潜一般高标行世,积极进取,开辟了“济南诗派”的道统。隐居白雪楼十年间,他与王世贞、殷士儋、许邦才等人诗酒往还,悠游于湖山之间。以流畅清新的笔触绘就华不注、大明湖、佛慧山、龙洞等地的秀丽风光,成《白雪楼诗集》,使他名动海内,执天下文柄。因为重文人气节,李攀龙当不成厚黑的大官,却成了一个大诗人。

  步入楼内大厅,在“大东风雅”的牌匾下有李攀龙的铜像。他顶冠儒衫,瘦脸长须,端坐在太师椅上,思索的眼中有着微微的笑意,对视时,有着此地会心的感觉。墙上大幅会友图再现了他与友人诗相酬唱的盛景。除了鲍山白雪楼,他还在大明湖南岸百花洲建第二白雪楼。山间楼高朋满座,进楼的唯一标准就是好诗妙文;而湖中楼干脆就没有路,只有一叶扁舟可载雅士入内。当代济南名士徐北文《竹枝词》描绘雅集情景:“楼名白雪起三层,拒客屏舟高自矜。何似蔡姬葱馅美,自家风味至今称。”

  后来我读他的诗文集时,看到的却是他心境的无奈:“劝君高枕且自爱,劝君浊醪且自酤。何人不说宦游乐?如君弃官复不恶。”嘉靖年间是奸臣严嵩专权时期。才情横溢的李攀龙在尔虞我诈的官场之中无法施展政治抱负,但效仿陶潜,保全自身于故乡的秀山丽水间,对济南也是一件幸事。

  杜甫的吟诵让历下亭历经千年时光而不坠,同样,白雪楼因为记载了李攀龙的梦想而经历了400多年的毁灭与重生。明万历年间,时任山东布政使的叶梦熊出资在趵突泉畔,李攀龙少时读书处,建起了第三座白雪楼,以表达追慕之情,此楼在清初倾圮。清顺治年间,时任山东布政使的张缙彦在原址再次重建“泺源白雪楼”,此楼1956年因年久失修而被拆除。1996年,济南市政府在泺源白雪楼遗址上重新修建了如今这座白雪楼。据载,李攀龙生前曾集资重修历下亭这一城市文化符号,而后人效仿他的举动重建白雪楼,不仅仅是对文化先贤的追念,也是传承一种历史精神和城市记忆。

  当我走出白雪楼时,我听到了一阵丝竹管弦之声:“苏三离了洪洞县……”唱腔流利婉转,字正腔圆,激起了台下一阵阵的叫好声。原来,白雪楼的北面,是与之连成一体的戏台,每日京韵阵阵,曲弦悠悠,京剧、吕剧、曲艺、柳子戏等戏剧各展异彩。我想,阳春白雪的高贵雅致,和下里巴人的活泼热闹都能让生活充满欢笑。艺术的魅力本就来源于生活,入耳为佳,适心为快,这才是李攀龙筑白雪楼真正的梦想。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山东省地方税务局主办 山东省地方税务局办公室承办 信息中心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201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山东省地方税务局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济大路5号邮政编码:250002 鲁ICP备05024563号-1
建议使用IE7.0以上浏览器分辨率采用1024*768 网页编码采用自动选择进行浏览

.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