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弓儿 广饶县地税局张国光
发布日期:2017-12-06 浏览次数: 字号:[ ]

弹弓儿

广饶县地税局张国光

  单位的司机室其实就是一个小社会。

  前几年,入海口湿地保护区管委会的领导都是有专车的,于是司机室司机的位次也是按照给服务领导的位次决定的,虽然近几年取消了专车,但是明里、暗里司机还是约定俗成地服务原来的领导。按照这一规矩,老马服务管委会一把手冯主任,是一号车司机,那就是当仁不让的司机班班长了。除了几位专门伺候领导的司机,最累算是办公室司机老牛了,老牛并不老,三十六,是退伍安置人员,十多年了,还是部队作风,干最累的活也从不抱怨。真不枉他姓“牛了。老马却是猴机灵,八面玲珑的,跟着冯主任鞍前马后的跟着赚了不少好处。

  一个牛一样的男人,背后肯定有一位“超牛的女人。牛嫂是农村出身,性格泼辣,能下大力,不过因为是农村户口,为老牛生了俩孩子,大女儿上初中,小儿子刚上小学,平时干点小买卖,老牛在家也帮不上什么忙,牛嫂有时累的凄惶,就把气一骨脑撒到老牛身上。老牛表面木讷但很内秀,心灵手巧,做一手的好弹弓杈,因为他待人豪爽仗义,在当地玩弓的圈子里还是比较有名的。做弓要占用时间,弄家里木屑飞扬,为这事牛嫂没少跟老牛掰扯,可老牛就这一个爱好,又不能说这是不良嗜好,时间常了就听之任之了。

  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一把手冯主任“突然被双规了,说是前几年他把管委会的几项大的规划工程包给什么大姨子、小舅子、同学朋友,捞了不少钱,办公大楼里骤然冷清了不少。司机室里也老安静了,老马这几天也不大见踪影,因为跟着冯主任油水没少捞,跟着吃个饭、拿个纪念品什么的就不说了,带着亲戚朋友不用买票到保护区玩一玩,有时竟然能跟着领导们一起消遣消遣――打打猎,保护区里的小工程、小维修什么的,他也没少跟着捞,一定是见风向不对躲远了,害怕纪委找他谈话呗。

  国不可一时无君,人不可一时无主。省里城建厅派了保护区管理处的一位处长来主持工作。这位临危受命的郑处长年龄四十岁左右,来管委会报道后就一头扎到管理处下属的三个管理站调研去了。他妻子、孩子都住省城,自己就住管委会的男职工宿舍里,起早贪黑地,于是和司机们待在一起的时间就多了。新官上任三把火,于是单位里许多人就开始蠢蠢欲动,想借机表现一把,好给新领导一个好印象,彻底反转一下多年来的运势。

  老牛这天因为工作回家晚点,站在房门外就听到牛嫂吆喝老大、老二的喊声,他赶紧挤出笑脸打开门进去,牛嫂迎头一通数落:“单位里离你就不转了,回来这么晚,这大的、小的、老的都要我一个人伺候!老牛刚溜到阳台上躲个清静,顺便摸摸自己平时磨好的弓杈,没想到牛嫂后脚跟进来,也不好好努力一下,新的主任来了,也不想想办法,你想一辈子干个司机啊,你什么时候改改这一根筋,出出头啊,我跟了你算是倒了八辈的霉了!牛嫂把他的工具箱子一骨脑倒在地上,弓杈、板子、砂纸、锉刀撒了一地,老牛也习惯了,他半蹲在地上,默默地一件件东西收起来,其实年龄大了,开车也开烦了,老牛也想换一换工作岗位。想着这些,他眼光落在了手里的一个纸包上,包里是10年前他淘换的一块小叶紫檀的一块弓料,那时候就花了大几百块钱,现在玩手串、珠子的这么火,这块料最少能出2.01.8的手串最少三串,怎么也值三、四千块了。忽然,另一件事又鬼使神差地从脑海里窜了出来,司机室几天前几个司机在议论新来的主任爱好什么,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说是郑主任爱弹弓,张三说搬家的时候见来,李四说郑主任把弹弓还装在玻璃罩子里欣赏,反正说郑主任是爱好弹弓无疑了。当时,老牛听到这些八卦,心里只是微微一动,以为遇到了一个同道中人,也没很往心里去。倒是刚才牛嫂的话刺到了他的痛处,新的领导来了,是不是自己也该想想路子了?这听说马上就车改了,做司机的也是前途未卜让人心里不踏实。

  为了老婆孩子,这次老牛最后拿定了主意。他要当一次送礼人。礼物嘛,就用紫檀做把弓吧。这么贵重的料子,老牛做起来没把握,他拉下脸来找了圈子里手艺最好的弓友,定做一把精致、灵秀的“飞虎弹弓,因为都是好朋友,人家不要弓钱,但他答应给人家留够一支手串的料子。几天后,弓拿回来了,红通油亮、满金星的成色,压手的份量,手艺更是没得说,这功、这料可是称得上是弹弓界的奢侈品了。老牛真是爱不释手,特意又定做了一支黑天鹅绒的袋子,郑重地装起来随身带着,自己先把玩着,就等着一个合适的机会,让这物件派上用场了。

  机会终于来了。这天是老牛陪郑主任出发,到下面管理所调研回来又晚了,郑主任让老牛帮忙把买的两箱泡面送到宿舍,老牛赶紧把宝贝弓杈塞衣兜里,搬上泡面跟着主任进了屋。郑主任的房间布置很简单,一张书桌,一把椅子,一张床,一个衣柜,两个单人沙发加一个茶几是全部的家当,不过老牛的目光一下子被小茶几上的一个物件“拴住了,小牛,快放下,坐会儿吧。”“――”,老牛靠墙放下面,眼睛还没从那物件上拔出来呢,他顾不上坐下,就俯下身端详起来一个长方体型的玻璃罩,里面象兵器架一样并列插着三支弹弓儿,在老牛眼里,这三支弓简直就是粗陋不堪,自己小时候做的树杈弓就是这个样子,不过这三支弓看上去都有年月了,特别是中间这支,杈很粗壮,都磨出握痕了,绑得还是自行车内胎剪的弹弓皮,不知道有多少年历史了。郑主任看到他这么入神,小牛啊,听说你是个弹弓高手啊!

  这,郑主任您都知道啦,就是闲着没事时玩玩。”老牛脸上一红,心里说这么短时间连这事都知道了,了解的真细致啊。

  不要谦虚了,有机会见识见识。

  郑主任,您也玩这个?”老牛捏了一下兜里的宝贝。

  我呀,我不玩,只是小时候用过。

  噢,郑主任,那这个是——?老牛指着那个玻璃罩。

  这个嘛,说来话长啦,柜子里有电壶,你去烧壶水,我跟你慢慢聊聊,正好有些情况也要向你了解一下。

  时间不长,水烧好了,俩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这三支弹弓啊,有点故事。”郑主任讲起来。我的老家离咱市不远,我们家里从我爷爷就是打弹弓的好手,特别是我父亲,打得最好。不过,这弹弓的准头不是玩出来的,是让饿逼出来的。我父亲十几岁的时候,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大家饿呀,他的一手好弹弓帮了大忙,有一天中午一次出去就打了大的、小的13只鸟,在那个缺衣少粮的年代,这可能就是救命饭呢。我的曾祖父都高兴地亲自去团泥蛋儿,做弹丸呢。我小时候也经常跟着父亲去打鸟。以后,生活好了,再也不用挨饿了,我父亲毅然把弹弓挂在了屋墙上,并且要求我再也不能打鸟了。可是那段时间因为人为的伤害和环境的破坏恶化,很多野生的鸟类都绝迹了。父亲就去劝说那些玩弹弓的不要打鸟,每年河滩上过天鹅、大雁之类的候鸟的时候,他不但去保护,还带上粮食去喂食。后来,父亲得了重病,瘫痪在床一躺就是四、五年,临终前他对我说,我这是报应啊,就是因为年青时不懂事伤害了这么多的性命。儿呀,你现在的工作就是保护这个环境的,你一定要把工作做好,你把这个弹弓传下去,告诉儿子、孙子,不要打鸟,要保护好它们,你看现在有这么多的鸟陪着,大家多好啊。父亲文化水平不高,只读过几年小学,我虽然不同意他说的什么宿命报应,但我坚决遵从他的要求。这三支弹弓,从左到右分别是我爷爷的、我父亲的和我的。我把它们带在身边,就是要时刻提醒我,一定要做好本职工作,保护好鸟类,把入海口的环境保护好。你们现在玩弹弓的不打鸟吧?郑主任问老牛。

  不打鸟是弹弓玩家的基本规矩!”老牛回答,起码他自己是坚持这样做的。

  那天晚上,郑主任还和老牛聊了很多,老牛印象最深的是这几句: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肯干、能干的老实人吃亏的。

  告别了郑主任,老牛如释重负,迎面一阵微风拂过,他抬起头,一轮明月正从云层里露出来,天地一下明朗起来。他拍了拍兜里的宝贝弹弓,心里有了一个决定:他一定要把这个弹弓传给孩子们,并且告诉他们,我们老牛家做事情一定要光明正大、老老实实地,不能走那些旁门左道,干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儿!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山东省地方税务局主办 山东省地方税务局办公室承办 信息中心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201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山东省地方税务局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济大路5号邮政编码:250002 鲁ICP备05024563号-1
建议使用IE7.0以上浏览器分辨率采用1024*768 网页编码采用自动选择进行浏览

.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